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前副总裁朱民接受上海《第一财经》专访时指出,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对全球经济造成持久性损伤,不仅导致全球经济衰退,还将使得全球潜在经济增速下降。 他并警告,未来六个月将会是中小企业的破产高峰期,而美国为应对疫情冲击所采取的宽松政策,恐再度引爆美国以外地区的资产泡沫问题。

朱民现为北京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,他在受访时指出,这次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持久性损伤。 所谓持久性损伤有两个含义,一是经济衰退,估计这次全世界大概永久性损失了8兆到9兆美元的GDP,这些损失已经不可能补回来了。

朱民表示,这次疫情还严重损伤了供给侧的生产能力,与此同时,供应链也被打乱并可能发生全球再造,科技也驱动了全球产业结构的重组。 在这种情况下,全世界的潜在经济增长率正在下降。

他认为,这将是一个巨大影响,将对全世界人民的收入,特别是对贫苦的、发展中国家、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产生很大的影响。

朱民指出,目前全球贸易复苏强度超出很多人的预期。 但可以看到,这次贸易复苏有很强的结构变化,偏重于医疗用品(PPE)和个人电子用品,比如电脑、 iPad和手机,这些是和疫情密切关联的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有供给能力的厂商、国家和区域就占有优势。

中国在PPE的产业链就非常强大,中国个人电子产品产业链也很完整。

而为应对这次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冲击,各国采取了不同的策略。 朱民表示,欧洲和美国的财政政策主要是支持个人,通过失业救济和维持企业的就业、补贴工人工资。

因此,在美国出现了一个奇特现象,在疫情中个人消费总量反而超过疫情前,因为政府每周补贴600美元。

朱民指出,这会衍生出新的挑战,那就是政府的财政资源有限。 如果政府不能无限制支持,美国个人消费就会下跌。 在欧洲,如果企业得不到持续的补偿,失业率也会进一步上升。 因此,需提防欧美因个人消费急剧下而跌影响总体经济。

朱民并警告,疫情将对中小企业会产生持续性的压力,由于面临流动资金不足等问题,未来六个月将是中小企业破产的高峰期。

针对美国实施大规模财政宽松又刻意压低美元,朱民预期,美国的利率中期都将维持在零,若经济持续恶化不排除进入负利率。 但零利率将使得美元在资本市场的需求大大减弱,财政赤字高涨则会让市场对美元的基础支持产生疑虑,因此他认为,市场对美元的需求将会下降。

与此同时,流动性宽松下,美元将流向全世界的市场,特别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,导致全球性的美元流动性宽松,这也将改变全球的经济和投资结构。

朱民表示,必须特别注意的是,这会不会产生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问题,例如资产泡沫,包括房地产泡沫、股市泡沫等。 19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,后来的拉美危机,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后,就都曾出现类似现象。

( 联合报 记者林则宏/即时报道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