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性味与归经】苦,寒。入大肠、脾、胃、心包经。

【功效及应用】有攻下泻火,利胆退黄,活血化瘀的作用。主要用于肠胃积滞,宿食滞留,热积便秘,腹痛胀满,发热神昏谵语等阳明腑实证;湿热郁结之黄疸;血热上溢之吐血衄血;火热上炎之目赤肿痛、龈肿舌疮;血热有瘀之经闭、痛经及产后腹痛等证。

【用量及注意事项】3~12g。孕妇、月经期、月经过多者,及哺乳期妇女不宜用。

【常用药对及配伍应用】

⑴ 大黄与芒硝

大黄苦寒,长于泻热毒、破积滞而荡涤胃肠,为峻下热结之要药;芒硝咸寒,长于润肠燥而通便秘。二药合用,为临床上荡涤肠胃积滞、泻热通便之峻剂,多用于阳明高热,胃肠燥屎便结者,效如桴鼓,如调味承气汤、大陷胸汤等。此二药又均入血分,能除血中伏热而化瘀,故亦可用于邪热与瘀血互结之少腹拘急、神智错乱之膀胱蓄血证,以及妇人有瘀有热之经闭、癥瘕积块等证。二药合用,通泄之力猛,非大实大热者应慎用。

另外,大黄芒硝本为泻下重剂,如果再增入峻下逐水之甘遂,则使泻下逐饮之功更为强大,用疗水饮与热邪结胸喘满,如大陷胸汤。但因其逐下作用剧烈,故非实不可用,且中病即止。

⑵ 大黄与黄莲

疗火热亢盛诸症,以及邪热内迫,大便热结,血热妄行诸证。

⑶ 大黄与桃仁、红花等

桃仁、红花活血化瘀,大黄亦入血分,凉血祛瘀,数药同用,共奏活血凉血破瘀之功,用于血癥及外伤瘀血作痛,以及血热血瘀诸证。

⑷ 大黄与赤芍

赤芍苦寒降泄,既能清血分实热,又祛血中瘀滞,大黄之与合用,共奏泻热逐瘀、和营止痛之功,可用于治疗各种血瘀有热之腹痛、肠癰初起,胸胁疼痛,妇女血瘀经闭、痛经等证,近年有用其治疗慢性盆腔炎症、子宫内膜异位症,有较好的疗效。

⑸ 大黄与枳实

大黄泻胃肠热结之有形之积;枳实消胃肠结气之无形之痞。二者合用,有泄热除积,利气消痞,消导积滞之功。用于胃肠积滞、腹满便秘之裡实症。

⑹ 大黄与厚朴

此配伍之功效与大黄与枳实配伍相似,但兼有行气燥湿之作用。

⑺ 大黄与生地黄

可用于心胃火炽之吐血衄血,以及热结阴亏之便秘等证。

⑻ 大黄与附子

大黄苦寒,荡涤有形之积滞,附子大热,助阳气温经而祛阴寒,二者寒热并用,各取所长,用治阳气衰弱、阴寒外盛之寒实积滞,便秘腹痛等证。

⑼ 大黄与肉桂

肉桂可制大黄之寒凉,又有温阳通脉之功,此配伍多用于习惯性便秘,尤其是素体阳虚者。

⑽ 大黄与茵陈

大黄茵陈均有清化湿热和利胆作用,二者合用,为治疗湿热黄疸之常用配伍,疗黄疸初起,发热、小便不利、大便秘结者,现用于治疗黄疸性传染性肝炎。

【参考内容】大黄煎剂能促进胆汁分泌,有利胆排石和增强消化的作用。生大黄泻下作用猛烈,并常伴有腹痛,蒸熟后效力缓和。小剂量 ( 0.5~1.0g ) 时主要是所含鞣质发挥作用,并无泻下作用,有时反可致便干。炒炭后有止血作用,能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,增加血小板的数量。有较强的抑菌作用,对伤寒杆菌、葡萄球菌、链球菌、肺炎双球菌,以及多种皮肤真菌均有抑制作用。对某些肿瘤细胞有抑制其生长的作用。